bbin今天下午怎么了|张勇:和王兴交集不多 曾很希望跟美团合作但错过了

时间:2020-01-11 11:30:01

bbin今天下午怎么了|张勇:和王兴交集不多 曾很希望跟美团合作但错过了

bbin今天下午怎么了,拼多多的挑战、腾讯的对峙、和马云的关系、与王兴的恩怨……关于阿里的几乎所有热点话题,CEO张勇一一作答。

本文节选自《对话张勇:幸运的是,你睡觉也得睁着眼》

文|《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钺

编辑 | 米娜

阿里并非没有挑战,特别是在2017年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后,阿里成为规模庞大的“经济生态体”,边界不断扩展,和外部世界关系不可避免地发生变化。从2017年年中的菜鸟与顺丰之争到年底的乌镇饭局,阿里对自身的定位,以及和对手、伙伴乃至整个外部世界之间的关系,都和以往有所不同。

与此同时,腾讯又一次抄了阿里的后门——上一次是在2014年春节,微信红包“奇袭珍珠港”——马化腾举起“去中心化”大旗,和阿里在线下零售领域寸土必争。而在微信生态中快速生长起来的拼多多等社交电商,则沿着淘宝的历史足迹,向阿里发出了挑战。

和“红包之战”不同的是,这一次阿里并没有拉响警报,不曾像之前那样“凝视对手”,以至于不自觉地亦步亦趋。如今阿里处之泰然,既明了自己的长处,也知道自己的限度,颇有些“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阿里和世界的关系,2018年以来有所缓和。阿里已经很久没有打口水仗了,今年互联网大战的主角们,大都是乌镇饭局的座上客。

阿里为什么不焦虑了?

“因为我的个性,”药片在张勇心里,“焦虑有什么用呢?没有用。你必须做好你自己。”

日前,张勇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独家专访,对于外界关心的问题——拼多多的挑战、腾讯的逼近、和马云的关系等等,张勇一一作了回答,这可能是张勇目前为止最开放的一次访谈。

以下是《中国企业家》专访张勇的部分对话内容:

CE:王兴曾经说,“如果阿里更有底线一些,我会更尊敬他们”,你怎么看王兴这个说法?

张勇:我跟王兴交际不多。如果有机会——也许不是现在,现在还不合适——可能将来大家老了,坐下来喝杯小酒的时候,可以聊一聊。

我自己觉得,王兴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能够走到今天,一定有其独到之处。我曾经非常希望能够跟美团合作好,但后来发觉,这就跟谈朋友一样,你错过了这个点,可能缘分就没有了。

CE:如果有可能,你们还会合作吗?

张勇:我不知道,who knows?你不要去定义谁,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放到一个商业游戏里边看,就是这么回事。

CE:刚才说到朋友和敌人,互联网圈里面有谁是阿里的敌人呢?

张勇:我从来不把别人看成敌人。所谓敌人是不共戴天,以命相搏,你死我活的。今天我们的工作和使命是创造,而不是去毁灭。这才是我们做事的真正意义,只有这样才会有乐趣,我不觉得毁灭别人会有乐趣,这是我的观点。一定是去创造,你才会有乐趣,正因为有乐趣,你才会有创造的可能性。

CE:有谁是阿里的朋友?

张勇:这就像个人交朋友一样,你说朋友有很多,但是知心的有几个?有很多人可以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合作,但一定只有少数那么几个朋友,大家是发自内心的交流。有些人喜欢高朋满座,我比较喜欢清静。

CE:2017年乌镇饭局上马化腾身边高朋满座,阿里和马云似乎被孤立了,那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感受?

张勇:我觉得挺荒诞的。吃饭不荒诞,但有人把那张照片搞出来就荒诞了。大家在一起聚一下,吃一顿饭很正常,没有必要把它做成这么一个局。

CE:2018年TMD先后把桌子掀翻了。

张勇:没有这顿饭也会吵翻的,有这顿饭也会吵翻。共同坚信的纽带如果不强,(掀翻桌子是必然的),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就会因为那件事情,跟做人是一样的。

春节大家三亲六戚坐在一起吃饭,其乐融融,突然有一天老人去世了,就开始分房子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个社会百态大家见得太多了。

相关采访

张勇:腾讯是一个很好的公司 阿里已经不再焦虑

张勇:阿里和头条一直在合作 张一鸣在80后中还不错

张勇:阿里巴巴不是个人造就 欣赏微软CEO纳德拉

张勇:拼多多本质上不是社交电商 低价包邮不符合规律

江苏快三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