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隆新能拟登陆科创板:19家客户陷财务困境 每年计提存货跌价

时间:2019-10-27 14:25:09

有大客户的财务困难企业是否能被列入科学创新委员会,科隆纽斯也许能为我们提供参考。

2019年9月3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接受科隆新能源科技创新局上市申请。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主要从事锂电池正极材料及其前驱体、镍电池正极材料以及二次电池和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就行业属性而言,科隆新能符合中远集团的上市标准,因为中远集团已经在锂电池行业有一家上市公司,即科隆新能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白蓉科技(688005.sh)。然而,与白蓉科技相比,科隆新能源有一个问题——19个客户可能陷入财务困境,其中包括其第三大客户——广东天津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

根据以往的案例,如果科隆新能寻求在主板、中小板或创业板上市,大客户的财务困难可能会对其上市造成一定的障碍,但科学创新委员会呢?

19客户遭遇财务困难

在招股说明书中,科隆信能明确指出,该公司的汽车动力电池业务受到下游新能源补贴等因素的影响,部分客户经营困难,导致一些不可回收资金的长期回收。这里总共有17家公司吗?具体列表如下图所示。

科隆鑫能为这17位客户共提供2896.98万元坏账。其中,16个国家有100%的坏账准备。唯一没有100%坏账准备的公司是郅都电动车有限公司,但这也是坏账准备最高的公司。科隆鑫能应收账款余额3958.28万元,坏账准备2075.5万元。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2075.5万元的坏账准备不太可能收回。

2019年7月,天津公司与郅都电动车有限公司签订债务减免协议,同意将债权(不含质量保证基金)减少至18,665,800元,同意分别于2019年9月25日前收回一半债务和2020年3月25日前收回一半债务。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郅都电动车有限公司已支付932.9万元。

然而,除了这17个客户之外,科隆鑫能还有2个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客户,即天津股份和河南中力新能源汽车制造有限公司

根据科隆的招股说明书,其2018年的前五大客户是lg化学有限公司(LG chemical)、郭萱高科技(002074.sz)、天津股票、彭浩科技和雅洁科技。其中,天津股份是科隆信能的第三大客户。2018年,科隆鑫能向该公司出售9235.6万元人民币。

Digby.com用“广东天津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搜索,发现有一家公司与“广东天津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名称完全相同,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是曾红花,曾红花在新三板上市(831437.oc,已退市)。股票简称天津股票,其行业是锂离子电池制造(三板管理型分类)。

据调查,从今年年初至今,天津股份共发生16起法律纠纷,涉及金额较大:

在深圳美信电子有限公司与该公司的纠纷中,法院裁定,结果是以被告广东天津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查封或冻结价值159万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或扣押其他同等价值的财产。

在珠海赛威电子材料有限公司与该公司的纠纷中,法院裁定被告广东天津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价值493708675元(4937100元)的财产被查封和冻结。

在桑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该公司的纠纷中,法院裁定原告桑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39,729,200元(39,729,200元)及逾期付款利息。

在深圳兴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与该公司的纠纷中,法院裁定被告广东天津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价值2100万元的财产被查封、扣押和冻结。

此外,天津股份有10份因未能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的记录。作为执行人,天津的股份价值约1.51亿元被冻结。与此同时,田进的实际控制人兼法定代表人曾红华也被列为受限消费者。

目前,天津股票在科隆新能源应收账款余额中排名第一,余额为7675.94万元。

除天津股票外,科隆鑫能还拥有1177.3万元人民币,这也有不可挽回的风险。

2019年7月8日,科隆新能源控股子公司太行电源向新乡市牧野区人民法院提交“起诉书”,要求责令河南中力新能源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中力”)自2019年2月28日起拖欠太行电源1177.3万元,并自上述拖欠之日起计利息。

2019年7月10日,新乡市牧野区人民法院发出《裁定书》,裁定冻结河南中力银行存款1205.73万元或查封等值财产。

截至科隆鑫能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新乡牧野区人民法院查封了河南中力的3辆商用车、河南中力应收平顶山营城城乡建设发展有限公司78.6万元、河南中力新能源环卫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河南中力全资子公司)5000万元。

尽管法院已冻结了河南中力的全资子公司河南中力新能源环卫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的5000万元和5000万元股份,但河南中力目前仍深陷销售合同纠纷之中,调查仅披露了两项内容。

存货跌价准备超过2000万元。

除了客户财务困难等外部因素外,科隆鑫能内部也可能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库存管理不善——净库存约为竞争对手的一半,但库存折旧准备金是竞争对手的2.89倍。

根据科隆新能源的招股说明书,2016年至2019年3月31日,科隆新能源的净库存分别为2.68亿元、2.67亿元、2.48亿元和2.95亿元。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711.8万元、1031.2万元、2311.9万元和2361.3万元。可以看出,科隆鑫能的净库存基本保持稳定,但库存折旧准备金却在上升。从2018年开始,每年提取的存货跌价准备超过2000万元。

相比之下,科隆新能源的主要竞争对手白蓉科技2016年至2018年的净库存分别为1.15亿元、3.77亿元和4.62亿元。存货跌价拨备分别为151.3万元、305万元和861.3万元。例如,2018年,白蓉的科技净库存约为科隆鑫能的两倍,但库存下降准备金仅为861.3万元,而科隆鑫能的高达2311.9万元。

有些人可能会说存货跌价准备不是存货跌价损失。那么科隆鑫能的存货跌价损失是什么呢?它会显著低于存货跌价准备金吗?2016年至2018年,科隆鑫能的存货跌价损失分别为667.3万元、784.5万元和1982.7万元,与存货跌价准备金相差不大。白蓉科技2016年至2018年的存货跌价损失分别为140.8万元、287.16万元和817.8万元,与存货跌价准备金相差不大。

然后问题出现了。作为同行业的一家公司,科隆新会计公司为什么能为存货折旧计提这么多准备金?如果科隆新能的存货跌价损失能够与白蓉科技保持一致,那么科隆新能的净利润就可以大大提高,因为科隆新能2018年的净利润是4423.7万元,但存货跌价损失高达194827万元。

主要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只有50%,但有必要筹集资金扩大生产。

如前所述,科隆鑫能主要从事锂电池正极材料及其前驱体、镍电池正极材料、二次电池和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9年1月至3月,这四个类别的销售收入分别占其营业收入的44.79%、14.32%、16.26%和17.87%。

科隆新能源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四大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大幅下降。尤其是占销售收入44.79%的三元前驱业务,产能利用率从2018年的87.90%降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53.45%。

其他业务的产能利用率如下:

2019年1-3月三元正极材料的容量利用率为77.70%,2018年为91.19%。2019年1-3月镍基阳极材料的产能利用率为81.18%,2018年为113.88%。2019年1月至3月锂电池的容量利用率为42.24%,2018年为15.11%。2019年1月至3月,其他二次电池的容量利用率为48.41%,2018年为95.00%。

然而,在产能利用率大幅下降之际,科隆新能正在筹集资金扩大生产。在本次上市中,科隆鑫能计划筹资6.13亿元,其中3.8亿元用于建设12000吨高性能动力电池三元前驱体,1.8亿元用于建设4000吨高性能动力电池三元正极材料。5300万元将用于高性能动力电池正极材料研发中心项目。

科隆新能源作为估价几何

即使科隆新佐最终能够上市,该公司和投资者也将面临另一个严重的问题——如何估值。

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暂时不予提及。科隆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白蓉科技公司已经成功登陆科学创新委员会。目前,白蓉科技在收入和净利润方面领先科隆鑫能。

2016年至2018年,白蓉技术收入分别为8.86亿元、18.79亿元和30.4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55.93万元、2723.35万元和2.11亿元。同期,科隆能源的收入分别为11.51亿元、16.77亿元和15.5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046.99万元、3721.1万元和4423.7万元。

可以看出,白蓉科技的收入几乎每年翻一番,而科隆鑫能2018年的收入比2017年有所下降。2018年,白蓉科技的收入几乎是科隆能源的两倍,净利润约为4.80倍。

截至发布时,白蓉科技的总市值为169亿元,动态市盈率为78.22倍。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样的估值适合科隆鑫能?

这篇文章来源于挖贝类网。